国家部门行为的权力乱局便会带来重大隐患
2019-06-19 13:47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“三稳”是指:确保能源生产总量稳定增长;为经济平稳较快发展提供稳定的能源保障;确保能源市场供求和价格基本稳定。2011年中国9%的gdp增长,功劳首先归结到能源供应保障能力的明显提高。新的一年要保持中国经济的“平稳较快发展”,还需要力争新增煤炭生产能力2亿吨,新增发电装机容量7,000万千瓦。

会议中提出要积极推进能源科技和体制创新,加快构建“重大技术研究、重大技术装备、重大示范工程及技术创新平台”四位一体能源科技创新体系。特别是“着力破解体制机制障碍,更加重视能源体制改革的顶层设计和总体规划”的想法道出问题的实质。

两年前中国高调成立能源委,决心不可谓不大,但“多头管理、分散管理、协调性差的局面”没有根本改观,为什么?当然是部门利益在背后作怪。

如果总体能源战略被架空,国家部门行为的“权力乱局”便会带来重大隐患。曾经推行的一些能源政策最大的问题常常“部门政策打架”,相互不协调。尽管“三桶油”海外项目和海外油气产量增幅都很快,盈利率却并不高。

舆论注意到中国高层准备1-2年后构建更高级别的“能源部门”来负责未来中国的能源发展问题。中国高层明白,中国仍然是发展中国家,这个历史阶段其能源需求的增加是由人口、经济和人均收入的增长引起的,而且还是国家进行工业化发展与促进社会经济增长的基础支柱。

中国已在德班会议上表态承诺未来的低碳目标。外界注意到中国将“发展清洁能源作为能源结构调整的重中之重”。这样就将2012年定为“再生能源和新能源的迅速发展年”。项目指针有:水电装机达到2.3亿千瓦,风电并网容量新增1,600万千瓦等,这些都是硬指标,到了年底需要向国家和人民进行“述职报告”的内容,是无可回避的目标。

这样计算起来煤碳与电力两项硬增指标就是一个基本“稳”住的阵地,在世界经济形势危机四伏中国也面临诸多压力的情况下,特别是生产成本指数增长不定的环境与劳动安全、低碳压力承诺中,这不能不说是一个艰巨的任务。而且“三稳”中将“确保能源生产总量稳定增长”放在了量化经济指标的头条,可见其“军令状”特色明显。

“进”是形势所迫。但“三进”中的首要之“进”是要“在调整能源结构、提高能源加工转换效率、构建安全稳定经济清洁现代能源产业体系方面取得实实在在的进展”,而“合理控制能源消费总量、提高能源使用效率”、“推进能源科技创新和体制机制创新”两条放在了后边。

为了维护自身的石油价格安全,中国必须积极参与国际市场上的石油期货交易,将石油进口成本控制在较低水平;参与并影响国际石油价格的形成机制,在未来的国际石油交易中为自己争取更加有利的位置。对中国来说,能源战略是一个历史新课题。这不仅涉及整个国家战略层面的顶层设计,更必须兼顾政治、经济、军事、科技、外交等许多相关问题,这些顶层问题的解决,是国家层面的大系统工程。(胡思远)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nikeairmax99.com一肖中平特,46期香港正版资料,金凤凰马会资料版权所有